「视频」37岁白发缉毒警送孩子上学被误认为孩子“爷爷”’

“老师,他不是我爷爷,他是我爸爸”,一名三岁的孩子大声说道。一位警察爸爸休假时,第一次送孩子上学,因为满头白发,被老师误以为是孩子的”爷爷”。

雷鸣(化名)不老,只有37岁,是云南文山边境管理支队的缉毒民警,2008年他刚到文山边境戍边时,还是一个黑发浓密的帅小伙。

从2009年起,雷鸣就专干办案这事儿,13年来累计参与查获、办理各类案件1000余起,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分子1900余人,缴获各类毒品89.069公斤,三千青丝就是被千多起案件一根一根”熬”白的。

因为破案能力强,雷鸣被群众和同事称为”白发神探”。但刚办案那会儿,很慌,所以”逮”到机会就学抓捕、学审讯……”

从2009年起,单位百分之九十的案件雷鸣都有参与,小案一般要”熬”十多个小时,大案基本要熬数月才能侦办完。据战友说:”雷鸣按时作息,白发就能减少一些,但是一熬夜,白发就会加剧……”

2009年6月,雷鸣侦破的第一起案件,是通过勘验现场、回放监控侦破的盗窃案。当他在案发后4小时内把被盗的7.3万现金返还给群众时,才知那是受害人借来给家人治病的救命钱,这起案件让他真正认识到当警察的意义——为了群众的安宁。

2019年11月,一次执勤过程中,雷鸣和战友对一辆外地车辆例行检查时,发现驾乘的两人形迹可疑,便引起了雷鸣的警觉。随后,雷鸣和战友进一步对车辆进行检查,当场在车辆底盘内查获毒品氯胺酮(俗称K粉)1.98公斤、海洛因13.35公斤。经过连夜突击审讯和前期调查取证,得知这是一起跨省运输的毒品案。

毒贩运输毒品的路线大多偏僻,在饭店吃饭、入住酒店时,民警只能一路跟随,蹲在路边啃面包、轮流在车里眯眼;遇到毒贩把用来运输毒品的摩托车停在山林中时,他们就要匍匐在山林中与蚊虫、大雨较量,咬着牙关与毒贩互相”熬”着,一熬就是1个星期。

布控到广西宾阳县某高速路段时,雷鸣收到了抓捕指令。他们驾驶车辆追击,毒贩发觉后弃车逃跑。雷鸣见状,车还未停稳,他已经带着两个星期的”憋屈”冲了出去,一把抱住毒贩,顺着陡坡滚了下去,幸好被草木挡在半山腰上,腿上被划出二十厘米长的血口至今未消,双手仍死死扣住毒贩的半个臂膀,成功将其控制。经过不断地深挖打击,该案共抓获毒贩5名。令人意外的是,其中一名毒贩受到震慑主动投案。

没有休息,雷鸣等人连夜突审。审讯中,毒贩反复威胁雷鸣,威胁不成,毒贩又以每人80万的金额贿赂雷鸣,请求”放一马”。但雷鸣”软硬不吃”,毒贩索性沉默不言,或者顾左右而言他,审讯陷入僵局。

审讯,就是与毒贩的拉锯战。雷鸣和战友连熬几个通宵,从875份视频、1965份电子信息等材料中寻找证据链,结合法律法规并从毒贩家庭、人生的角度动之以情,最终突破了毒贩的防线。

办案13年,熬了13年,雷鸣吃得最多的是干粮和泡面,经常睡的地方是办案区和办公室,基本没有规律的作息时间,熬白了头发,也把体重熬胖了44斤。

在被儿子的老师误认为是其”爷爷”之前,雷鸣一次陪妻子逛菜市场,背后走来岳母和其朋友,其朋友将雷鸣误认成妻子的”公公”。妻子对此从不介意,她知道雷鸣的头发为什么白。这种情况,最考验家庭和谐,也最需要信任和支持。她开玩笑说:”要不是带着孩子生活,唯一一张结婚照摆在床头,自己都以为自己单身。”

云南网记者杨之辉黄文莉

【来源:云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