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货源网 快报 TST庭秘密”涉嫌传销,微商生态如何寻找“适存法则”?

TST庭秘密”涉嫌传销,微商生态如何寻找“适存法则”?

近期,“微商”这一近乎古早的概念随着一起明星涉嫌传销案件再次成为热议话题。
据澎湃新闻报道,由张庭林瑞阳夫妇创办、经营的达尔威公司因从事传销活动,导致公司名下96套房产被石家庄裕华区市监局查封,价值17亿元。而在此前,该公司2013年创立的微商品牌“TST庭秘密”,以化妆品、护肤品为主打品类,用了近三年半的时间实现了近百亿元的营收。
然而据湖北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调查,“TST庭秘密”制定的红卡会员的奖金制度,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该行为具备传销的三个特征,即拉人头、缴纳入门费和团队计酬的金字塔结构,其公司旗下价值17亿元的96套房产,也迅速被查封。图片来源:TST庭秘密微博
“*微商品牌”再次“跌下神坛”,传统微商行业中屡屡出现的涉嫌传销、虚假广告、逃税等问题,又重新暴露在大众视野。
不过,与微商早期的“火爆”态势相比,如今的朋友圈中已难再见传统中小微商的“刷屏”态势。在电商多元化大潮下,这些曾屡屡创造“暴富神话”的传统微商们去哪了?伴随监管红线的日趋收紧,游离在红线边缘的微商们又该如何实现向合规化微电商的转型?
本文,CBNData也试图探寻“微商”这一社交媒体兴起初期的经济业态,在当前市场下如何向“微电商”转型。
动辄数百万罚款,微商1.0时代为何屡陷“传销门”
中国电子商会微商专委会曾指出,根据概念及经营模式来划分,国内微商发展基本可以分为个人微商/社群微商、品牌微商、平台微商三个阶段。
其中,个人/社群微商主要指个人或团队借助具有社交生态的平台进行的卖货行为,并结合传统代理制进行销售管控。
然而由于早期监管政策不明晰,个人/社群微商下设层级代理商逐渐壮大,发展代理商收取的费用远超产品销售的盈利所得。早期以个人微商为主的微商大军常常因“购买商品变相收入门费+团队计酬“的销售模式被列为传销范畴。
“TST庭秘密”就是一个较为典型的案例。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早在2021年9月,“TST庭秘密”就曾因涉嫌传销被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予以行政处罚。根据李旭反传防骗团队的报道,该公司从2013年7月起开创了“总代、原创家族、衍生家族、金卡(大小金卡)、银卡”的奖金制度。为了规避传销监管,奖金制度的名称在2016年、2018年多次在名称上进行改变,直至到2018年改为红卡和蓝卡制度。
从“TST庭秘密”对红卡代理的条件解释来看,新人注册账号后,需要将商城中的产品分享到朋友圈,次数累计超过4次后可成为蓝卡会员,但蓝卡会员没有拉人开卡和分销的资格需要通过上线指导才能升级成红卡代理。红卡则分为6个经销商业绩等级,团队业绩每月依次超过0.12万元、0.5万元、2万元、10万元、25万、保持25万元以上可以依次从F级升至A级,销售折扣奖金比例从团队业绩的12%依次递加至32%,代理商想要完成业绩,只能通过自己囤货或拉人合伙分摊投入这两种方式。2020年蓝卡(左)、红卡(右)制度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依靠上述方式,达尔威公司自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7月共发展会员约707万人,蓝卡(含小金卡、银卡)会员约641万人,红卡(含金卡)会员65.9万人。
无独有偶,因以人员数量计酬、以入门费计酬和以团队销售业绩计酬触碰监管红线、被予以行政处罚的微商品牌中,“TST庭秘密”并非个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113货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rdnw.com/48904.html

作者: admin

首页
投稿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