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莆田造鞋人:仅造AJ鞋的就有上千家,证书灰色渠道就可购买

提起莆田,你会想到什么?

寺庙?假鞋假货?莆田系医院?莆田印象,几乎和这些词汇牢牢绑定了。

改革开放后,各路台商港商瞄准了当时大陆地区价格低廉的劳动力,台湾地区的鞋类代工厂也开始纷纷往兴化平原迁徙,这里一度成为全球最大的鞋类生产基地。

Nike、Adidas、Reebox,在福建和珠三角生产的球鞋,几乎承包了全球近90%的产量。随着NBA等体育赛事先后引进大陆,运动鞋和球鞋开始走进大众视野,代工的微薄利润已经满足不了这些制鞋商人们的胃口。

研发自有品牌成本太大,莆田商人们想到利用原有的代工、制鞋技术,如法炮制出以假乱真的“品牌球鞋”。

代理商花大价钱从品牌方处买到代理权,和代工厂谈好分成比例后,自己就可以在代工厂直接下单补货。

这是代理商的权利,也是莆田鞋商得天独厚的优势。

经济腾飞带来了劳动力价格的飞速上涨,2010年前后,各大代加工厂开始纷纷撤往东南亚。 然而,已经支撑起莆田地区1/6就业人口的假鞋产业,怎么可能这么倒下。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一群莆田制鞋、炒鞋党们的故事,他们之中:

有的人从小就知道如何制鞋,族谱往上几代都精通制鞋,也曾依靠代工品牌球鞋赚得盆满钵满,但依然觉得没有自己的品牌缺少安全感,最终创立了自有品牌;

有的人亲戚是莆田鞋商,在行情最好的时候买了一个私人别墅,嫁女儿就出了上千万元的嫁妆;

有的人曾是旅游代购,在疫情期间转行开始卖起了莆田鞋,虽不及莆田当地鞋商赚钱,但也平稳地度过了疫情期,并在最近一段时间获得了巨额经济增长;

还有的人从制鞋再到炒鞋,加杠杆在平台上高价收鞋,最后因为疫情导致的外贸停摆,一度现金流紧张,最后不得不“金盆洗手”。

什么金融产品能够在一两个月内创造十几倍的涨幅?比特币都无法望其项背。

真假混卖,炫耀资本,满足虚荣,这是莆田假鞋产业的“黄金年代”。

或许他们也没想到,自己会碰上一个如此疯狂的时代,或许是他们的信仰,或许是他们已经厌倦了四处流浪,或许真是妈祖保佑吧。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文 | 傅苗苗、麦肯、李康提

编辑 | 卓然

莆田假鞋厂们看似接连关闭,实则在夜间悄悄开机动工,继续他们广为人知的秘密。

许多商业城开始在白天的时候关门歇业,到了深夜,这些商业城才开始灯火通明。

行人过客开始渐渐密集,只在夜间营业的大小快递点,花20元就可以让“掮客”们带自己到藏在居民楼里的交易中心看货,活像一个游荡在尘世之外的鬼市。天亮过后,留下满地的宣传图纸。

欢迎来到3.0时代的莆田,虽然这里有驰名中外的建材灯具红木企业,但最让人魂牵梦萦的,还是假鞋制造业。

复刻鞋零售中心在民警们下班后才开始营业,在这里,严打就和呼吸一样稀疏平常。

几乎没人知道生产假货的厂家们藏在什么地方,可能是偏僻山林里,可能是工业区不知名的一角里,也有可能在居民楼中悄悄动工。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rdnw.com/617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